阜南县人民医院 医院首页 -> 新闻中心 -> 媒体视角 -> “基层医改看阜南”系列报道——把自己当患者: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情怀
新闻中心
媒体视角  “基层医改看阜南”系列报道——把自己当患者: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情怀

“基层医改看阜南”系列报道——把自己当患者: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情怀

发布:2017年03月15日  浏览:787

       编者按:安徽省阜南县以着力提升基层医疗服务机构整体水平为切入点,持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,把推进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、减轻群众医疗费用负担、减少因病致贫返贫几率作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,创新实施医疗服务城乡一体化,走出了一条符合自身实际、具有地方特色的公立医院改革新路子。

       为了全面宣传该县基层医疗改革措施及成果,中国网城乡频道特在《地方新闻》、《城乡医疗》栏目陆续推出“基层医改看阜南”系列报道。今天刊发第二篇:《把自己当患者: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情怀》。

       把自己当患者:一个县委书记的医改情怀

       中国网城乡中国讯(陆宏晓 魏振强 许庆吾 通讯员王军、张梦虎)自2015年4月县域医共体工作在安徽省阜南县试行以来,基本实现了县委县政府提出“百姓得实惠、医院得发展、医生有激情”的医改目标。阜南医改之所以能取得实效,和县委主要领导大力支持是密不可分的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仅从2015年7月17日安徽省省立医院和阜南县人民医院医疗联合体揭牌至今,阜南县委书记崔黎多达几十次深入医改一线调研,并给予政策倾斜,足以说明医改试点工作在他心里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 一个国家级重点扶贫县的县委书记情系百姓、心系医改,夙兴夜寐筹谋方略,引起了记者的关注。近日,记者走进崔黎书记办公室,和他进行了一番对话。
       记者:崔书记,您好!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中国网的采访。阜南县的县域医共体试行以来,取得了初步成效,为基层医改探索了一条成功的路子。我们在这几天采访过程中,很多医改参与人员一致认为如果没有县委书记的大力支持,所谓医改就会成为走过场。请问崔书记,在县委县政府这个层面上,县域医共体试点工作中都做了哪些主要工作?

       崔书记:感谢中国网对我们阜南县医改试点工作的关注!医改试点刚开始也有一些难处,首先给医生的工资有保障,县政府就这一笔保底工资就需要五、六千万,这对我们阜南这样的贫困县来说不是个小数目。过去没有把医生当做公共卫生服务人员,其实医生干的事业和教师一样,都是公益、良心事业,所以怎么能把他当成是挣钱的人呢?如果我们政府把医生当成一个挣钱的人、把医院当成挣钱的机构,那还是咱们党委、政府办的医院吗?公办医院没有做好,老百姓整天说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,那是对我们党委、政府有意见呀,他不是对医院有意见,是说我们工作没有做好。医改的出发点就是怎么解决老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其实我们自己也就是个患者,要以一个患者的角度来搞医改。

       阜南县域医改试点初步取得成效,我认为第一步是选对人。以前的医院院长贪腐案件对我触动太大了。为了选择合适人选来担任阜南县人民医院院长,我们耗费了5个月时间,期间安排县卫计委主任兼任县医院院长。医院是知识分子集聚和医患纠纷较多的地方,必须要安排德才兼备,而且又懂业务的人来担任,政府医改体制再好总得要人来落实,所以选对人、用对人很关键。

      老百姓说看病贵,贵在什么地方?以前我不了解、没有太在意,自从某医院骨科主任在钢板、纱布、绑带等耗材方面一年就受贿100多万后,我理解了,他们“赚”的不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吗?看病贵,贵在耗材、药品无限制的涨价上,而不是贵在技术上,这是极不正常的。老百姓看病难,难在什么地方?是对地方医院的不信任,另外,地方医院没有诊疗水平、诊疗水平低,实际上有些病人在乡镇卫生院就可以治了。医院出问题患者是看不到的,但是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   所以,在怎么解决医院院长人选这个问题,我们当时思考很久,最后选择陈雷同志到县人民医院当院长。陈雷原是县新农合办公室主任,他觉悟比较高,任职7、8年期间,每年都被评为省新农合工作先进分子,也是全国新农合先进个人和全省人民满意公务员,他自我要求比较严,自我约束能力强,另外他还是医学专业毕业的。据我了解,他在新农合工作期间,他不光审核哪些帐是否能报销,还经常做年度资料分析,善于使用大数据,将分析结果给上级医疗卫生专家,供专家们业务研究使用。

       第二步是放权。用人就要给权,我们给他管理权、用人权、财务权、建立机制权,我们党委、政府负责监督。

       过去县公立医院进人,都是由县人事局和卫生部门一起去招人,这样招来的人管用不管用是个问题。现在这个权力全部下方给医院,我都不相信你医院会自己害自己,目前进的人都医院自己挑挑拣拣进来的,都是优秀人才。另外,只要是安徽医科大学、蚌埠医学院的本科生,可以免试进来。他们进来后,县乡统筹使用,下到乡镇卫生院每月多补助1000元。制度建立后,医生不敢有灰色收入,这1000元对年轻医生来说不是小数目,当然,更是政府对他们的一种认可。

       给他用人权、给医院建立机制权的目的,是让其将改革进行到底。前年,县人民医院有56个到退休年龄不愿退休的医生,年龄最大的70多岁。过去社会上讲医生年龄越大越值钱,那是过去诊疗方式落后靠的是经验,现在肝脏、血管上长瘤子都能通过仪器看得清清楚楚,还要你去号脉吗?要改变老观念。该退休不退休害处太大了,首先他看病是用老方式,对现代医疗器械不熟悉、不会使用,连最起码的医疗信息化都不会应用,操作电脑只会用一个手指头在敲键盘,你六、七十岁的人“一指禅”要耽误多少事情呀。年轻的大学生在后面干着急,父母亲供养他上大学5、6年,甚至7、8年,看到自己两秒钟就能搞定的事情,“老资格们”却要搞老半天,感觉是一种侮辱呀。其次,年龄大了不能带领科室搞学术研究,不能提高诊疗技能,这样患者不就去其他地方诊疗了吗?这样看病成本不就大了吗?还有,该退休不退休也违反国家用人规定。对于这个问题,在我们县委县政府给县医院领导放权后,都迎刃而解了。目前,已退下去的医生看到医院两年来的发展变化,也感到自愧不如,打心眼里佩服。

       记者:因为涉及到基层医改的一些专业术语,甚至一些医务人员也不太熟悉,但是我们发现您对这些术语非常熟悉,比如什么医联体、医共体、分级诊疗、双向转诊等等,您都能如数家珍,就这些具体工作,您认为难度最大的是哪一项?

       崔书记:医共体,就是县域医疗共同体最难。医联体是我们医院和外地大医院联合,技术合作、资源合作,是互惠互利的对等关系。而医共体是把基层的医疗资源当中的人、财、物捆绑在一块的,这必然将触及部分人员的利益问题。过去乡镇卫生院是县卫生局当家,我跟卫生局讲:“你们别当这个家了,你们不了解情况,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干。”当时有个别乡镇卫生院院长强烈反对,他为啥反对?明显是触及他自身利益了嘛!我们突破了这个障碍实施医共体,让县医院的医生下去搞,下去一个业务水平高、管理能力强的人,马上就把这家乡镇医院搞活了。

       实施医共体工作,我们当时提出三句话,一是百姓得实惠,二是医院得发展,三是医生有激情。从现在情况看这个目标已经基本实现。

       你不管到阜南县哪家乡镇医院查看,各方面都进步了,包括下去的医生工作也有激情。曾经社会上有人看不起医生,是因为医生没有把自己的义务履行好,他拿着灰色的收入哪有心思看病?整体都在担心纪委哪天别找到自己,医生要是把自己的职业当成挣钱的事业来做,那就完了。县里下去的医生,老百姓也相信县级医生的水平,来就诊、问诊的也多了。年轻的医生在乡镇和农村患者打交道多了,不但可以多接触病号增强业务水平,还可以和群众建立友谊,自己感觉过的很充实。

       过去我们医生不愿意出去学习,因为去学习就没有红包了。现在医生出去学习工资一分不少,还给报销学习费用,很多医生工作好几年了,水平还不如在外地学习半年提升得多。以前做外科手术手直抖,到外地学习半年回来就可以主刀了。

       全县基本实现了“县医治大病、乡医治小病、村医治未(公共卫生服务工作)病”。

       记者:您也是农村走出来的干部,听说您父母现在依然在农村生活,孩子还在外面打工。您对基层医改倾注大量精力,是否与您过去成长环境有关系?

       崔书记:我父亲已经过世了。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村,非常了解农村群众的情况。我刚才说了,我们自己每个人其实都是患者,当然,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,感受才会更深刻。2014年11月,父亲因突发脑干出血去世了;我爱人在合肥省立医院做微创手术,住了10天院。这些不都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吗?

       我感触最深的是父亲发病没到24小时就去世了,才70多岁,为自己没能尽孝深感自责。父亲脑干出血是高血压病变造成的,说明平时没有在意、忽略了。我想:如果平时经常有村医检查、体检,提醒多注意哪方面,或者发病时救治的及时,他也不至于去世,哪怕是坐轮椅,我们也能多尽尽孝心。

       我经过思考后,决定以一个患者的角度来调研基层医疗卫生工作。好在2015年4月安徽省卫计委给了我们阜南县县域医共体试点工作的机会,才有今天的良好局面。

       记者:我们都知道阜南县是国家级重点扶贫县,其他地区很多县市领导把工作重心放在招商引资上,而您是“咬”着医改不放松是处于何种考量?您对阜南县医疗公共卫生方面还有何期待?

       崔书记:“两民”工程是最大的政治,高于一切。宣传推进基层医改工作,主要是让老百姓更多的得到实惠,群众得实惠了,自然就相信咱们政府了,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自然就高大了。我对陈雷他们讲,我们摸索着干,怎么对老百姓有利就怎么干,要着力搞好“两民”工程,即民生和民心,咱们必须统一思想、统一认识。

       在医联体建立的基础上,阜南县人民医院率先开设肿瘤科,这在县级医院也是个有益的尝试。通过试运行来看,效果还是不错的,肿瘤患者在县级医院就可以接收化疗,不用往返大医院,给患者节约太多费用了。

      下一步,我们还将逐步推行“一票制”。国务院医改部门提出“两票制”,即药品或耗材从厂家到经销商,再到医院,这叫两票制。我们现在和药厂直接联系了,省去中间环节,又大大地节省了药品、耗材的进价成本。比如过去1瓶生理盐水医院进价是5元每瓶,现在我们直接和厂家进货价格是2.6元每瓶,而且我们还要求药厂给我们医院33%的返点。省掉中间环节,药厂也开心,因为过去虽然医院出的价格高,但是厂家并没有获得多高的利润。这种尝试我们期待能逐步推广,最大限度地让群众得实惠。

       就目前阜南县现有总体医疗公共卫生资源来说,和全县170多万人口相比较,是严重不足的,人口多底子薄,现有资源翻一番还达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,这个工作我们党委、政府要负责落实。现在阜南县群众当地就诊率是76%,我们将加增加医疗资源,争取当地就诊率能达到90%。政府投资15亿,并划拨360亩在建项目、阜南县人民医院医养中心正在紧张建设中。

       华东地区基层医改工作研讨会将在咱们阜南县召开,这次会议将是我们向兄弟医院学习经验、总结不足的好机会,我们将不遗余力地做好会议各项工作。

       去除疾病,减少病人痛苦,这是医院的职责,医改的最终目的是让百姓得到实惠,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!
 
 
友情链接:快3网  快三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3权威投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